第138章 他唤了一声:大嫂
书名:离婚后,我嫁了初恋 作者:徐听禾 本章字数:2604字 更新时间:2021/07/31 12:07:54

吴婉仪不喜欢唐幼薇口口声声地称自己鹿夫人,这不是恭维,更不是讨好,而是一种讽刺。她知道,自己这位曾经的好友,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她曾犯下的过错,而与她重归于好?她没有在鹿培元面前拆穿她,似乎已是她对她最后的友好。

她打出手中的牌,不悦的目光落在对面唐幼薇身上:“唐幼薇,有些事别高兴的太早,往后的事情难说。”

唐幼薇解着她的话:“当然是我们阿南说了算啊。小朋友想什么嫁进来,就什么时候嫁进来。”

南涔脸红,被江临声瞧见:“唐教授,你都把阿南说害羞了。”

她笑了笑:“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临近午间,两家人出发前去吃饭的餐厅。江明森开车,南涔与江临声坐在后排位置上。他侧身回眸:“小朋友,打算什么时候去考驾照?”

“暑假吧。”

他忽而想起:“不过,我去年给你布置的论文你打算什么时候交?”

“已经差不多了。开学就可以交。”

“你这是硬生生地把它给我熬成了毕业论文。”

南涔:“…”

唐幼薇说:“你不能这么欺压我们小朋友。到时候用脑多了,秃顶了怎么办?”

南涔:“…”

她才十九岁不到,还没有想过秃顶的问题。她下意识地抓了抓自己的浓密的秀发,貌似不会出现唐幼薇所说的情况。

江临声的指尖穿过她的发梢:“嗯。阿南发量多,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她想跳车!

******

黎漾的春节过得并不顺心,从放假回家,日日受到父母的念叨,七大姑八大姨更是操心起了她的婚事来。不是这人来说一句,那家的小伙子毕业回来了,就是那人来夸赞一番临离开的孩子。

父母笑着应答,细细盘问过对方的家境。基本上都只是小康,难以企及中上阶层。母亲直言不讳:“我们黎漾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可能嫁给买房还需要贷款的家庭?那照这样,结婚时候的彩礼这些,岂不是没有?不嫁,不嫁。我们阿漾是富太太的命,不会下嫁的。”

亲朋好友听过,明面上不好说什么,心底却是厌恶黎母这番嘴脸地。不过,来说媒的人真的少了许多。然而,父母这边却没有放过她,询问她进入到博衍,有没有认识不错的男子?年龄大点也没关系?她甚至看出来了,即便是对方有家有妻也没有关系,只要对方有钱。

弟弟黎柚一放假就拉着她去了商场,买了当下最新款的手机与游戏机,将她不多的年终奖一扫而空。黎柚拿到东西之后,甚至没有给她到一声谢谢,就消失在她眼前。

今日是大年初一,黎柚一早起来,就找她索要新年红包。她没多余的钱,春节家里的一切开支都是她在承担,剩下的钱还需要支撑到3月份发工资。

她自然没给,弟弟不开心。母亲偏私维护:“你现在工资也不低。弟弟要点压岁钱都不给,要是见你以后真的嫁进了有钱人家,岂不是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

她也来了气:“等我有钱了,就离开这里。让你们再也找不到我。”

黎父把手中的碗用力一磕:“我们养你这么大,现在喊你拿点出来,就这么抠抠搜搜的?早知道,当初就不让你读这个大学?”

他据理力争:“我大学你们也没有给过我一分钱。”

黎父被她的顶撞激怒:“你这是要造反吗?你翅膀长硬了是不是?”

黎漾起身,一脚踢开凳子,怒目而视的看过他们每个人,随即回房间抓上书包就离开了家。

黎父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走了就别回来。”

“不回来了。”

她出了小区,上了公交,空空荡荡的车厢。是她的节日冷清。她没有目地,随意地在某处下了车,走进一处商场,看了一场电影,出来已是中午。

于她来说,贺岁片的效果还不错。至少晨间由家带给她的乌烟瘴气的心情此时已被那些搞笑的片段所消化。她在某间奶茶店面前停下,要了一杯冰柠檬水。刚插上吸管,还未入嘴,便看见了鹿溪闻以及南涔等一行人。

她连忙转身,小跑着想要离开,却听见南涔叫自己:“阿漾。”

她装着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鹿溪鸣是出了名惹事不嫌事大,提高音量,欢喜地吼了一句:“大嫂。”

在公司,鹿培元早已知晓了大儿与黎漾的关系,并未阻拦。在他看来,年轻人的事情还是年轻人自己做主。

草木皆兵的是吴婉仪,立即呵斥小儿:“溪鸣,你乱叫什么呢?”

他双手插兜,耸耸肩:“我没乱叫啊。哥,难道那不是黎漾吗?”

吴婉仪追问:“黎漾是谁?”她看着的是鹿溪闻。

鹿溪闻是不介意公开两人关系的。他走过去,牵着三分扭怩的黎漾走过来,给大家介绍过。

吴婉仪将其上下打量,眼中的不喜流露的太过明显。就如江临声所评价的那般,黎漾的美透着攻击性。这份攻击性落在吴婉仪的眼中,那便是勾引。

鹿溪鸣故意:“怎么样?妈,我没叫错吧?”

“叫什么大嫂?女朋友罢了。”

鹿培元说着圆场的话:“小黎,你别理她。走走,我们一起吃饭。”

她想拒绝,鹿溪闻却紧握着她的手不放:“你不是很久没见阿南了吗?放假之前还说想她。”

她骑虎难下,就这样强行入了这一场鸿门宴。

******

黎漾很拘谨,她坐在南涔身旁,尽量不去注意这屋内的雅静与别致。她双手在桌下紧紧地捏着自己洗的泛白的牛仔裤。

南涔不动声色地在桌下将手覆在她的手背上,此时无声胜有声。她侧眸对她微微一笑。

服务员将茶水送上来,要大家斟茶。鹿溪鸣却起身接过。大家都以为他要给大家斟茶,谁知他看着黎漾,发难:“大嫂,我听说你曾在餐厅当过服务员。要不你今日就委屈一回,让我们体验一把宾至如归之感?”

黎漾:“我。”

鹿溪闻:“鹿溪鸣。”

南涔的起身打断了两人的话,她走过去,接下鹿溪鸣手中的茶壶,落落大方,说话的期间,一一绕到各位面前斟茶:“大学期间,我也在餐厅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服务员。我与阿漾四年同窗,当年她进入餐厅当服务员,还是我带进去。所以,这一套我比她熟。”

黎漾感激南涔的维护,她在她的言语之扬起头来,似乎刚才让她自惭形秽的东西,成为了头颅的支撑点。

她站在江明森与唐幼薇之间,言行举止得当:“其实,我与阿漾一直都想要找机会好好感谢下教授与师母。今日,难得大家聚在一处,索性我们讨的方便,就当这是谢师宴了。”

江临声觉得他家小孩真会说。完美的维护了黎漾的尊严,还不忘讨巧卖乖下。这模样,让他暗里着迷。

唐幼薇接下她手中的茶壶,让她快回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心底对她的喜欢,满得都要溢出来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